首页 > 攻略 > 游戏动态 > 《藏锋破阵卷》(六)

《藏锋破阵卷》(六)

时间:2020-06-02 来源:互联网

  

《藏锋破阵卷》(六)

     “两位少侠,兰州城到了”

  兰州城南门,车夫吆喝一声缓缓将马车停下,余年掀开布帘从马车跳了下去,活动了一下筋骨。长长地舒了一口气:“这破马车太晃了,骨头差点没让你搞散架了。”

  车夫不敢接话茬,只能一个劲陪笑。

  “施主,你的车钱。”

  “多谢小师傅。”

  觉地小和尚也下了马车,给了车钱让车夫赶紧离去,不然他可不知道余年会发什么神经。

  余年将筋骨活络之后,又揉了揉余志枭造成的贯穿上,伤口已经感觉不到太多疼痛了,如果不是因为又坐马车长途跋涉,他的伤口就能完全恢复了。

  “小觉地啊,你们少林的大还丹还挺不赖的。”

  觉地小和尚苦笑道:“真没有了。”

  余年撇嘴道:“行吧行吧,要我说你是真的蠢,如果是我出去游历江湖,肯定先带个几葫芦的大还丹。这效果,跟老章附体似的,别提多爽了。”

  “老章是你在京城认识的那位朋友吗?”

  “不在是了,他跟我绝交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

  “因为养不起。”

  两人一边闲聊,一边走进了兰州城南门,在南大街口上,看到了布告栏上贴着一张通缉令,上边画着袁半飞的小像,画工很不错,活灵活现的。

  “悬赏一千两黄金啊,折算下来就是一亿三千万贝利,看来袁大头已经是个大海贼了,不知道小爷我值多少啊。”

  余年盯着布告栏的通缉令说着觉地小和尚听不懂的胡话。

  觉地小和尚早已习以为常,没有在意,而是欣赏起这兰州城的风景,他行走江湖的时间不短,但还是第一次来这兰州城。

  兰州城位于黄河上游,是甘州乃至中原西部地区的重要城市之一,更是西北地区的交通枢纽,亦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。享有“丝路重城”,“黄河明珠”,“西部夏宫”,“水车之都”,“瓜果名城”等美誉。

  同时也是铁掌帮销售西瓜的一个重要城市,算是铁掌的经济命脉城市之一。

  这里的街道路宽三丈有余,跟京城的长安大街相比都不遑多让。瓷器店,肉铺店,裁缝铺乃至胭脂铺等一应俱全。

  因为丝绸之路的缘故,这里有许多奇装异服的异族。一个个金发碧眼的西域女子穿着暴露,大摇大摆地从街道走过,实在是让人大饱眼福。

  “咦,这里怎么挂了个七彩花灯,最近有灯会吗?小爷可是猜灯谜的一把手呢。”

  余年已经从布告栏离开,看向了南大街入口上挂着的花灯自言自语。

  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裹着酒水的瓷片四溅,还把余年的裤脚给弄湿了。

  一个腰圆背厚的大汉一把抓住了余年身旁不远的老伯,吼道:“老头,居然敢把爷爷的好酒给打碎了,你不要命了?!”

  “不不,我,我没有,明明是你自己撞上来的。”

  余年看了看自己的裤腿,又看了看面前不远的大汉,觉地小和尚连忙上前小声劝道:“余大哥,别惹事,咱们还有要是要办,让我处理。”

  以余年的性格,这个大汉不死也要被打残,觉地小和尚可不敢让他乱来。

  “好吧。”

  余年不满的哼了一声,觉地小和尚松了口气,正要上前处理此事。

  “你们两个看什么看,你也想进衙门转转?”

  觉地小和尚暗道不好,连忙看向余年,余年原本郁闷的脸已经变成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了。

  “余……”

  “他自己惹我的,这怪不得我了。”

  余年将觉地小和尚拉到了身后,那大汉显然没把余年放在眼里,扭头对他面前的老伯恐吓道:“老子这坛子酒可是迎风酒店的上等美酒“秋白露”,你这糟老头子就是十条命也不够赔的!”

  “这…小老儿真的没有打碎你的酒啊,小老儿身上只有几个铜板,但这可是我孙子的救命钱啊。”

  “还敢嘴硬?你当我蒋器是傻的吗?!”

  蒋器冷哼一声,抬手就要打,余年当即上前一步,把脸凑到了蒋器面前。

  “什么人,吓老子一跳!你找死吗?”

  蒋器被余年吓得连退好几步,差点没摔倒在地。

  余年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了一坛酒,在蒋器面前晃了晃,笑吟吟道:“你不是要酒吗?不知道这套清风酔比不比得上你的秋白露?”

  “清风酔?好东西!”蒋器眼前一亮,快步上前,“看在这坛酒的面子上,老子就暂且饶过你们。”

  “真是大度啊。”

  余年嘿嘿一笑,竟然又拿出了十坛清风酔,一字摆在了大街上,看着面前的蒋器哼道:“小爷也是很大度的人,只要你将这十一坛就全喝了,我裤腿被你打湿的事情就这么算了。”

  “你敢消遣老子!找死!”

  蒋器目露凶光,一拳打来,余年不避不闪,一巴掌呼了过去,恐怖的力道直接将他甩飞出一丈远。

  “你,你居然敢打我!也不打听打听爷爷在兰州城什么身份!”

  “敬酒不吃,那只有请你吃罚酒了。”

  余年一步来到蒋器面前,伸手拧住蒋器的下巴,咬开了酒坛的封泥,朝着蒋器的嘴就灌了下去。

  “不…咳咳…不要…咳…”

  一坛酒灌下去,余年捏着他的下巴又拖到了不远处那十坛酒的位置,摆明了是要全给他灌了。

  “大侠饶命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  “小爷见你同是好酒之人,看得起你,请你喝酒,你他娘的不喝,是不是看不起我?!”

  “没…小的怎么…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余年就又拿起了一坛酒,朝着他的嘴灌了下去。

  “真是好酒量,小爷很欣赏你,再来。”

  “大侠,大侠块住手,他姑母是兰州太守的妻子,你会惹上官司的!”

  那老伯连忙过来劝说,觉地小和尚叹了口气,也走过来劝道:“余大哥,算了吧。”

  “大侠,我喝不下了,求你放过我吧……”

  “那怎么能行,小爷外号酒中国人,难得遇见这么好酒的豪客,必须请他喝个痛快,来来来,干完这坛,还有八坛!”

  “不,不要呕………”

  余年连忙松手退后,一脸鄙夷:“咦,真丢人,浪费小爷的好酒。”

  “什么人胆敢在兰州城闹事!”

  一队巡街捕快匆匆赶来,蒋器好似见到救星,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哭喊道:“方捕头,他…”

  余年眼神一沉,眼中杀意凛然,蒋器吓得哆嗦了一下,又看了看身边的方捕头,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大…大侠,我不与这老头为难就是,可这酒……您要行侠仗义我不拦着,但打坏了东西,总得赔不是,您堂堂大侠不能不讲道理啊。”

  “哎哟!”

  余年气乐了,觉地小和尚连忙说道:“余大哥,不能再闹大了,让我来处理吧,求你了。”

  “这位小师傅,您评评理,这坛酒可是我刚从迎风酒店买回来的,尚未开封,就算真闹到公堂,我也不怕什么。”

  方捕头鄙夷地看了眼蒋器,一言不发。要不是看在太守的份上,他才看得管这破事。

  有巡街捕头给他撑腰,蒋器胆子越来越大,就差没叉腰了。

  “小僧帮他赔你便是。”

  余年翻了个白眼,嘀咕道:“干嘛啊,怂啥呢,干他不就完了。”

  觉地小和尚揉了揉自己的小光头,苦笑道:“余大哥,咱们真不能再把事情闹大了。”

  “大侠,小师傅,你们已经帮小老儿很多了,这酒实在太贵,小老儿还是随他见官去吧。”

  觉地小和尚笑道:“无事,不知这迎风酒店在何处?”

  蒋器哼哼道:“西大街一直走。”

  “余大哥,咱们……”

  “行行行,走吧。”

  余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大摇大摆的越过了蒋器跟方捕头等人,朝着西大街走去。觉地小和尚松了口气,跟那老伯说了两句话,便赶紧追过去。

  “方捕头,那人方才强灌我酒,能不能……”

  “闭嘴,他刚才要是暴起杀人,十个我也拦不住。要不是有那小和尚,你早死了!”

  “余少侠,你怎么也在兰州城?”

  刚进迎风酒店的大堂,就有人快步走出来,抬眼一看,原来是段潇跟他的随从段丁。

  “恰好路过,倒是段堂主最近可是大放光彩啊。”

  段潇见余年如此“生疏”,也是有些尴尬,只得赔笑道:“少侠说笑了,不如先坐下来喝一杯吧,老板,上好酒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

  酒店老板应了一声,笑吟吟地从柜台后边拿来一坛好酒放在酒桌之上。

  “不知这位小师傅怎么称呼?”

  “小僧法号觉地”

  段潇有些错愕:“觉地…法师?这么年轻?”

  觉地小和尚笑着解释道:“段施主口中的觉地法师小僧的师父。”

  段潇不懂这个,尴尬地笑了笑。他身旁的段丁赶紧拿起酒坛拨开封泥,给余年倒了一杯,又看了看觉地小和尚。

  “施主不必在意小僧,还请自便。”

  段潇哪里能真的让觉地小和尚看着,又朝着酒店掌柜吆喝一声,唤来一盏好茶。

  “觉地小师傅以茶代酒吧,余少侠,请!”

  “请!”

  几人互相一敬,满饮而下。

  “那日在雅张村,小可决意留下,并未去寻临烟。任伯伯当下欣慰,对小可寄予厚望,海鲸一事后更是将毕生所学,一一传……”

  说着,他忽然想起余年就是海鲸帮的人,又回忆起那天余年撕心裂的嘶吼,愣了一下,只得再次拿起酒杯:“少侠,小师傅,且再饮一杯!”

  余年看到如今的段潇,心中颇有感触。他尚且还有任天南这个所谓的伯伯,自己什么也没有了。

  “喝!”

  余年咬了咬牙,压抑住心中的悲痛,拿起坛子直接对嘴,吨吨吨的灌了下去。

  段潇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天的事情……很抱歉。”

  余年将酒坛子随手甩在地上,又让酒店老板拿了几坛过来,说道:“都过去了,况且人各有志,立场不同,怪不了谁。”

  段潇苦笑一声,又干了一碗,说道:“其实小可也不想继承这堂主之位的。早年任伯伯曾收得一个称心满意的徒弟,准备让其承袭铁掌,奈何……唉,最终这重担,还是落在了小可肩上。”

  “少侠,再喝下这最后一杯!一杯敬朝阳,一杯敬明天!”

  “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,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……我怎么就唱起来了。”

  余年连忙住嘴,差点暴露了自己的才华。

  段潇呵呵笑道:“没想到余少侠不仅武艺高强,亦有大才。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,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,唱得真好,后边还有吗?”

  “有啊有啊!”

  余年一时来了兴致,站了起来,四周的酒客都纷纷看了过来,他方才的那两句另类的诗歌确实惊艳,不妙让人好奇。

  “那我就从头唱起吧。”

  “当你走进着欢乐场,背上所有的梦与想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一杯敬故乡,一杯敬远方。”

  “守着我的善良,催着我成长。”

  “所以南北的路从此不再漫长。”

  “灵魂不再无处安放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余年沙哑的嗓音,牵动了所有酒客的心。一场场回忆不断浮现至各自的脑海,不知是谁先湿了眼眶,也不知是谁在长叹。

  这别样的诗歌,唱着所有人的故事,就连酒店老板这般的年纪,也不由动容。

  段潇沉默着,无声地流着泪。混杂着泪水的酒水,浸泡着回不去的少年,一杯又一杯,连同彷徨,咽下腹中。

  “一杯敬自由,一杯敬死亡。”

  “宽恕我的平凡,驱散了迷茫。”

  “好吧天亮之后总是潦草离场。”

  余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唱着唱着,就哽咽起来,但他并没有跟那些滑稽的酒客一样泪如雨下。他的眼泪已经在那一天哭干。

  “清醒的人,最荒唐。”

  迎风酒店里,还有一个没有流泪的,是觉地小和尚。他并不是铁石心肠,他也有所动容。只是因为,他在这一刻,看到了一个孤单的灵魂。

  一个仿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在哭泣。

  “清醒的人,最荒唐。”

  一曲唱尽,整个迎风酒店都在沉默,都在无声地哭泣着。没有人为余年鼓掌,因为他唱的是过去,唱的是所有人支离破碎的初心。

  曾经破碎的向往,曾经负重前行的自己。

  如今一眼回头,谁又能自信的伸出手掌,为自己鼓掌?

  “今日迎风酒店,酒水全免。”

  酒店老板最先打破了沉默,拿起了一坛酒,敬向余年:“敬这位少侠,也敬明天!”

  “敬少侠,敬明天!”

  所有酒客都纷纷拿起自己的酒碗,敬向余年。

  余年也拿起一坛酒,嚷嚷道:“敬这该死的江湖!”

  “敬这该死的江湖!”

  (未完待续)

       以上就是本期汇总的全部内容,喜欢的玩家可以收藏网站(www.66downs.com),更多资讯攻略在等着你!